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生活

旗下栏目: 新闻 生活 政府 教育

甘肃跳楼女生本可上二本 围观者喊"驴都被怂死了"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6-02
摘要:甘肃跳楼女生本可上二本 围观者喊

(原标题:那个跳楼的女生:她的成绩本来能上二本)

6月,毕业季,本该充满收获欢笑的季节,甘肃庆阳的一位花季少女,却以一种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19岁的生命。

6月20日,在庆阳市中心最繁忙的街口,这位女孩经过了近4个小时的内心挣扎,最终从百货商场的8楼外壁坠落,留下她悲伤不已的父亲,和嚎啕痛哭的消防队员。

戛然而止的高中生活

2016年9月,就读于庆阳第六中学的李某奕刚刚升入高三。在家人的记忆中,刚刚升入高三的李某奕成绩正在缓慢而稳定地进步,她不止一次信心满满地对家人说,自己一定要考上二本的大学。

在高二的最后一次测验中,她考了全班第7名。回家后她对父亲说,这次英语考试特别难,所以要乘以1.2的系数,这样一来英语优秀的她是班上的第5名。父亲回忆说,在高二最后一次的家长会上,当时的班主任对李爸爸说,李某奕的成绩有进步,应该可以上一个二本。

升入高三后,李某奕所在的高三二班,班主任成了吴永厚。在李某奕手写的一封控诉信中,她说早在7月,暑假补课期间,吴永厚就在办公室摸过她的脸,这让她心中害怕。

2016年9月5日,李某奕在教室中突然胃痛,由于宿舍太冷,一位姓罗的老师让她去公寓楼休息,晚上8点多学校停电,9时许班主任吴永厚进入公寓并坐在她床边,用嘴亲吻其额头、脸部、嘴部等部位。此刻,之前的罗老师推门而入,让她回寝室休息,她才得以逃脱。

她这样回忆对她来说近乎黑暗的一天:“那一刻,一切都没有了,我只感觉到了无边的黑暗,恐惧、羞耻还有恶心。我以为这一生都要被毁了。”

事发后缺乏第一时间开导

事发后,心中痛苦的李某奕来到学校的心理辅导室,把她的遭遇告诉了一位段老师,这名老师表示,还好李某奕没有先告诉父亲。在知道此事涉及班主任吴永厚之后,这名段老师却开始反复言说学校的难处,甚至还自作主张把吴永厚叫到心理咨询室,向李某奕道歉。再次看到吴永厚,更加重了李某奕心中痛苦。

李父向记者回忆说,他接到电话赶到学校,女儿蜷缩在心理咨询室的一角,哭得满脸通红,却不说话。李父以为女儿在学校犯了错,出门去找班主任问问情况,这个人就是吴永厚。吴永厚当时对李父说,小孩好好的,没啥事。

李父说,自己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女儿只是一直要他带着去看医生,在当地的医院曾挂了妇科和心理科,但李某奕进去看医生时,都把他挡在外面,看完出来也是拉着他就走,不让他多询问医生。而当地医院只有一位心理大夫,当时也没能查出什么。

直到近一个月后,李某奕才将9月5日发生的事告诉父亲,还让父亲不要生气。这时李父才知道,学校在女儿不同意的情况下让她与吴永厚见面,还引导她不要告诉父亲,否则事情会闹大。

李父称,一开始学校向他表态会给出一个处理结果,但后面却改了口,说人是教育局管的,学校无权处理。

今天记者也再次来到了庆阳市第六中学,但门口工作人员将记者挡住,并表示上面有指示,记者一律不接待。

甘肃女生戛然而止的高中生活 成绩本来能上二本


多次返校 但病情加重

2016年9月5日事发后,李某奕曾反反复复回学校上课,但长则一周短则一两天,都以学校给李父打电话来接李某奕回家告终。

李父说,他看到李某奕状态不好,劝她别回去,但李某奕坚持要去学校。李某奕曾对父亲说自己很想好好学,但已经听不懂课堂上老师在讲什么,心中懊恼。好几次李父接到学校电话,有时说女儿用手锤头、揪自己头发,有时说女儿在教室晕倒,有时说女儿在大家在自习时突然跑出教室。李父说,李某奕把书带回家看,但越看情绪越差,有时甚至会突然把书撕掉。

李某奕曾在控诉书中说,自己不想再见到这个老师,但学校总是推脱称有难处。就在李某奕反复回校的期间,班主任吴永厚一度在校。

后来李某奕在学校已经无法呆下去,学校曾经打电话给李父,说高三学业紧张,不能不顾女儿前途,还说吴永厚因为压力过大也生病了,去西安看病了,已不在学校,让李某奕早日回校上课。

但李某奕回校不久后发现,吴永厚又回到学校在其他班级上课,她表示不能接受。李父宽慰她说,事情已经过去了,你高三要毕业就别想那么多了。但李某奕回答说:我能不想吗?

根据25日晚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媒体通气会的消息,李某奕从2016年10月到今年1月15日之间,已四次自杀未遂。

再没能实现的高考梦

如果李某奕在2017年的6月正常参加高考,如今应该是一名大学生了。去年和今年的两次高考,李某奕都了报名。李父回忆称,女儿曾对他说:我十多年了就想去考一次。

李父说,这两年每到高考季,他都格外担心女儿的状况。去年5月,已经许久没有去学校上课的李某奕,坚持要回去参加一个英语考试,考完回来她的精神状况就急转直下。李父马上安排她住院治疗,但就在治疗期间,李某奕跑到学校试图跳楼轻生,被消防队解救了下来。

这一点也在25日晚警方的通气会上得到证实:2017年5月24日20时许,李某奕上到庆阳六中教学楼5楼欲跳楼自杀,被及时解救。

李父感慨,去年算是平安度过,没想到今年没能过去。

今年5月,网上开始发布高考倒计时,李父眼看她状态不好,提出要带她去北京住院治疗。李某奕表示不愿意一个人封闭住院,并且留年幼的弟弟独自在家。于是商量好今年七月等到弟弟放了暑假,能带上他一起去北京,李父和弟弟在医院外也有个照应。但没曾想6月20日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跳楼发生的一周前,李某奕刚刚在庆阳的小什字地下商业街找了一份服装店导购的工作。

甘肃女生戛然而止的高中生活 成绩本来能上二本


▲李某奕生前工作的地下步行街入口,距离她坠楼的百货商场仅几步之遥。

李父:她到死都觉得对老师处理太轻

不论是李某奕生前手写的控诉书,还是李父的口述,记者都看到,李某奕对于班主任吴永厚十分介意,在学校见到他反应十分强烈。此前李家的诉求,也是处理班主任吴永厚,从而平复李某奕的心结,让她安心治病。但学校反复表示有难处。李父随后找到教育局,但后来也没有得到下文。

在学校和教育局处没有得到想要的处理结果,2017年2月26日李某奕在父亲的陪同下到公安局报案。2017年5月2日,公安局以猥亵行为对吴永厚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,3日到13日期间,吴永厚在西峰区拘留所被执行拘留。

但李父说,女儿在得知吴永厚被拘留10日的结果后,情绪十分激动,还质问:他把我害成这样,害得我天天吃精神病药,害得别人把我当神经病看,高考也参加不了,就被关10天?

责任编辑:采集侠